1分彩规则欢迎您的到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機訪問 m.ttdu8.com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故事會-故事會在線閱讀-天天故事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天天故事網 > 親情故事 > 墓碑前的婚禮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墓碑前的婚禮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4-03-24來源:民間文學 作者: 曾憲濤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 她在跟誰打招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一座北方的小城。不久之后,由嚴氏企業投資興建的五星級酒店就要開張了。對這座小城來說,這可是一件大事,到處都豎立著嚴氏企業的廣告牌,報紙上也刊登了嚴氏企業董事長全家的照片和文章。自然,酒店的招聘啟事也吸引了全城人的眼球。這場招聘由嚴老總的獨生子嚴朗主持,他是酒店的總經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招聘酒店服務員那天,前來應聘的姑娘排起了長隊,誰不想到這家既氣派豪華又待遇好的酒店來工作呢。隊伍中,一個女孩子引起了嚴朗的注意。其他姑娘都涂脂抹粉,打扮得花枝招展,唯獨這個女孩子衣著樸素,素面示人,還留著男孩子一般的短發,她擠在人群中,滿頭是汗。嚴朗好奇地望著她,只見她抹了一把額上的汗水,一抬眼剛好與嚴朗的目光對上。嚴朗不由心中一動,覺得這個女孩子很眼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輪到她了,嚴朗看了看她的簡歷,她的名字叫施雪,再往下看,竟然是大學本科學歷,而且還是一所名牌大學。嚴朗不由一愣,問:“你一個大學生,為什么來應聘服務員的工作?”施雪臉一紅,回道:“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唄。”嚴朗又問:“為什么?”她低下頭,喃喃道:“個人能力不夠……不行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國內就業形勢嚴峻,對于從小在國外長大的嚴朗來說自然很難理解。嚴朗的父親是一位白手起家的民營企業家,三十多年前就是從這座小城走出來的。為了鍛煉兒子,將來好繼承自己的事業,父親便把嚴朗派到了這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施雪讓年輕的嚴朗很動心,不知怎么,剛一見面對這個女孩兒就有了幾分好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施雪當場被錄取了,嚴朗安排她當前臺領班。上班第一天,施雪穿上酒店發的制服,亭亭玉立,落落大方。略施粉黛的臉上洋溢著年輕人的活力,對著鏡子,施雪幾乎都認不出自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嚴朗的目光自然也被施雪吸引了。按理說,他見過很多美女,施雪并不是很出眾。嚴朗自己明白,他喜歡上施雪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嚴朗有事沒事就愛來大堂轉轉,他喜歡站在遠處偷偷地看她,看她很不習慣地穿著高跟鞋,裊裊婷婷又別別扭扭,他覺得好笑又好玩。有一回,施雪趁人不注意像個小孩子一樣對著大門外又努嘴又擺手,這一切都被嚴朗看在眼里。嚴朗覺得奇怪,想看個究竟卻什么也沒發現,再看施雪,她已經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事嚴朗看到了好幾回。有一次實在忍不住了,突然出現在她面前,打斷她的手勢:“你在干嗎?”施雪見自己被發現了,滿臉通紅,說:“你什么都別問。”說完就跑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嚴朗對施雪的感情越來越深,終于有一天,他向施雪表白了。令嚴朗沒有想到的是,施雪根本不相信嚴朗是真的喜歡她,認為嚴朗不過是在跟她開玩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見施雪拒絕了自己,嚴朗傷心之余并沒有放棄。他知道施雪跟他過去認識的那些女孩子不一樣,名牌包包和首飾不能打動她。有一天,他強拉著施雪來到頂樓的平臺上,像個孩子一樣說如果施雪不答應做他的女朋友,他就從這里跳下去。施雪先是一驚,隨后調皮地笑著說:“跳呀你……”就在嚴朗轉過身的時候,施雪一把抱住了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嚴朗與施雪開始約會了。施雪的確跟別的女孩子不一樣,每次約會,她都不讓嚴朗請她吃飯,兩個人就在路邊走走,施雪說她就喜歡這樣。愛情總是很甜蜜,但約會的時候,嚴朗發現施雪時不時還像在酒店時一樣,偷偷朝某個方向擺手做著奇怪的表情,嚴朗四周看了看卻什么也沒發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到底在做什么?”嚴朗每次都忍不住問施雪。每次,施雪都是紅著臉找各種理由搪塞過去。嚴朗心里感覺很奇怪,這個單純的女朋友不是腦子有什么問題吧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久,嚴朗還是發現了端倪。有次跟施雪約會,他故意裝著朝別處張望,卻時時用余光觀察施雪。施雪又開始做奇怪的手勢了,順著施雪的目光,他看到不遠處一棵大樹的后面站著一個女人。施雪打手勢叫她離開,可那女人只是傻呆呆地笑,看得出,那人精神有點不太正常,但笑容里充滿了幸福和知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嚴朗突然轉過臉看向那個女人,那女人發現嚴朗看著自己,嚇得轉身就跑。嚴朗看著女人衣衫不整的背影問施雪:“她是誰?你跟她是什么關系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施雪知道這次再也搪塞不過去了,只好紅著臉說:“她是我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媽?”嚴朗大吃一驚,“你媽她是、是個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想說我媽是傻子吧?”施雪眼眶里盈滿了淚水,“別人都這么說,其實我媽一點都不傻,她心里什么都知道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施雪的眼淚流了下來,嚴朗站在一邊,不知如何是好,最后他只聽見施雪說:“我們分開吧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施雪扭頭跑了。嚴朗沒有去追她,對剛剛發生的事,他還沒反應過來,他無法接受施雪的母親是個傻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免費訂閱最新好故事,微信號:aigushi36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本故事地址:http://www.568859.site/qingqing/9497.html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