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分彩规则欢迎您的到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機訪問 m.ttdu8.com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故事會-故事會在線閱讀-天天故事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天天故事網 > 故事匯 > 犯了天規的老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犯了天規的老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8-10-10來源:故事會 作者: 秩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八月的一天上午,屯子里來了一位不速之客。是個中年婦女,三十多歲的年紀,模樣長的挺好看,是個過路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可別小瞧了這個過路的小女子,她走進屯子不到三十分鐘的時間,拿走了老張太太兩萬元現金,還順走了價值兩萬多塊的金銀首飾。事后,老張太太哭著喊著尋死覓活的,直往門口老井旁邊的墻上撞。這事情的起因就是這口已經填死的水井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老太太的一生可謂坎坎坷坷,三十幾歲就沒了老伴兒。一個人帶著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奔奔坎坎的過著清貧的生活。女兒出嫁后,家里家外就靠老頭死后,國家給她每月四百元的“遺屬費”維持著生活。日子很漫長,清苦的日子格外的漫長。終于有一天,大兒子長大成人了,在當地開了一家飯館,生意很紅火,老太太幫兒子打點生意,小兒子讀初中,一家人過的有滋有味。老太太以為苦日子終于熬到了頭兒,晚上睡覺的時候,在夢里常常會笑出聲。就等著有朝一日兒子娶個媳婦,自己等著抱孫子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好景不長。一個漆黑的雨夜,老太太接到了派出所的通知,大兒子車禍死亡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塌了,老太太痛不欲生。不是還有個尚未成人的小兒子,老太太真的想一死了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明白些巫術的人指點過老太太,是她家門口的井犯毛病,這井必須填上。這可難為了老太太,這井是老頭子活著的時候挖的。家里的生活離不開水,這井要是填上吃水就成了問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了,大兒子死后的幾年里一直相安無事,填井的事也就撂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年后,小兒子初中畢業了。這個兒子沒啥出息,還不聽話,竟讓老太太操心。整天和幾個小朋友鬼混在一起,打架斗毆,偷雞摸狗啥壞事都干。在當地是個出了名的小混混,“張二”這個名字也就在當地算是臭名昭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緊接著就到了張二談婚論嫁的年齡了,老太太到處托人給小兒子說媒,可就是沒有相當的。誰家大姑娘愿意嫁給這個吊兒郎當的混混!這可愁壞了老太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年中秋節的晚上,老太太在夢中被敲門聲驚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張大娘,睡了吧,別害怕,我們是派出所的。”門外一個熟悉的聲音輕聲的招呼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!派出所?又是派出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太太顫顫巍巍的打開了房門,被眼前的情景嚇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借著燈光,一個滿臉是血的警察一只手捂著頭一只手扶著墻站在門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,小王,你這是咋了?”老太太急忙把王干警讓進屋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大娘,我是被你家張二那些人打的,他是我們通緝的要犯,細情以后在說,借你家電話用一下。”小王抓起電話向所里匯報了這邊的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些天張二伙同幾個朋友在鎮上搶了一家商場,搶走十萬元現金還打傷了店主,派出所的兩名干警在他家附近蹲坑兒抓他。結果,他和幾個同伙打傷了兩名警察,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太太如同五雷轟頂一般,聽完王干警的話,頭暈腦脹,一股急火,一頭栽倒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個受傷的干警急忙把老太太送進了鎮醫院,所里派了兩名女警察輪班的侍候老太太,五六天后,老人家終于康復出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兒子死了,小兒子逃了,女兒女婿又遠離家鄉在外地打工。這老太太真的成了“孤寡老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人家承受不住打擊,出院沒多久,又病倒了。女兒回來后老人的身體狀況有了好轉,可心里一直惦記著畏罪潛逃的小兒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人不得不再次找人看看家里的風水,這次的結論依然與上次相同,都是這口井惹的禍!這次,老人沒有遲疑,毫不猶豫的找人把井填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沒過多久,派出所的王干警又一次走進了老太太的屋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兒子在某城市車禍,雙腿截癱,現在醫院里接受治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福不雙至禍不單行!老太太的女婿在去看望張二的途中也遭遇車禍,大腿骨折,和張二住進了同一家醫院,并在當地公安部門的協調下與張二住進了同一個病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二夠冤枉的,那次搶劫他并沒有參與,他只是在那家商場里閑逛,恰逢弟兄幾個打劫。張二想上前制止幾個好哥們兒的違法行為,可是,到嘴邊兒的肥肉能輕易丟下嗎?勸阻無效,張二正欲離開。這時,有人大喊:“警察來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二平日里和這些人鬼混在一起,在派出所里是掛了號的,現在,又攪合在一塊兒了,被警察抓住很難說的清楚。這小子一琢磨,還是先溜吧!于是乎,與搶劫犯一起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襲警那次也不是他干的,那晚,他和幾個哥們兒偷偷的潛回家,想和母親講清楚他的事,以免老人家惦記。結果,在門口與兩位警察相遇,那幾個哥們為了逃避法律的打擊,先下手為強,打傷了兩位警察。這回,張二真的說不清了。只好與這些犯下重罪的狐朋狗友一起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帝為你關上一扇門,就會為你打開一扇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話一點兒都不假,張二雙腿截癱成了廢人。他的人生卻從此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二拄上了雙拐,錢卻愈來愈多了。他憑著一副好嗓子開始了他的賣唱生涯,并在這個留下雙腿的大城市里成了名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0一四年八月的一個上午,張老太太從銀行取回兒子寄來的兩萬塊錢,又在郵局取回兒子寄來的小包裹,高高興興的回到了家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包裹里裝的是兒子給自己買的首飾,一條筷子粗細的金項鏈,還有個小手指粗細的手鐲子,另外還有一個金戒指和一對金耳環。這些東西少說也值兩三萬,這個數目對于剛剛脫貧的張老太太來說可是“天文數字。”打開包裹喜歡的不得了,看了半天,小心翼翼的包好,連同兩萬元現金一起放進了箱子底兒,又用破衣服蓋在上邊,隨后,把箱子鎖好,走出門,到鄰居家拎水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中年婦女走進了張老太太的小院子,是來討水喝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太太是個熱心腸,聽說這女人還有二十幾里路要走,老人家進欄子里給她摘了些柿子。黃瓜,帶著路上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女人千恩萬謝,臨走還給老太太留下了家庭住址,原來她娘家與女兒的婆家是同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女人走到大門口時被填上的井吸引住了,她圍著井口圓形的石頭井沿兒轉了好幾圈,突然大聲喊道:“不好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突如其來的一聲“不好”,可嚇壞了一旁正疑惑著的張老太太。差點把老太太嚇得坐到地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大侄女,這是咋的了,一驚一炸的,嚇我一跳。”張老太太走到女人的跟前,怯生生的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老人家,這里原來可是口井?”女人驚奇的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啥?沒有,哦,是啊,是口井,怎么了?”一提這井,老太太被嚇著了,有點語無倫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是口枯井?”那婦女刨根兒問底兒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是枯井,水很旺的,怎么了?”老太太有點發怵,頭發根兒直往起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免費訂閱最新好故事,微信號:aigushi36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本故事地址:http://www.568859.site/gushihui/27648.html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